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双击滚屏
  • (1最快,10最慢)

序言

  此书中译本前两版推出之后,在中国大陆和东南亚汉语读者群体中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至今仍有不少好友向我索要或打听何处可以购得此书。重庆出版集团和读客图书有限公司决定重新出版《摩根财团》的中译本,书名改为《摩根全传》。罗恩•彻诺先生撰写的此书史料翔实,梳理得当,阐述明晰,文笔优美,专业性和趣味性兼具,因而不断拥有一代又一代新的读者。原书英文版自1990年出版以后,数度加印,2003年再次重印。可见此书在英语读者群体中的受欢迎程度。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来,广大民众身处高速发展的经济大潮之中,与银行、债市和股市的关系日益密切,对金融业也愈加关注,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专业和非专业的界限似乎变得有些模糊。中译本第三版问世,也是顺应国内读者和其他地区汉语读者的需要。

  现在重新出版此书,可以说是正当其时。自从美国次贷危机发生以后,信贷泡沫破灭,由此造成的这场金融危机愈演愈烈,并已由金融系统向实体经济转移,极大地震撼着美国的经济体系。同时,金融危机通过全球化经济体系和现代信息技术的传导机制,迅速向西欧、东欧、亚洲和其他地区蔓延,可谓一路肆虐,横扫各国经济,冲击千家万户。这场危机被称为百年一遇,就其严重程度来说,此说并不为过。《摩根全传》一书似乎又把我们带回到过去,尤其是20世纪三十年代的大萧条时期。目前,各国政府正在通力合作,应对危机。今年4月在英国召开的20国集团领导人会议的主要议题,是如何通过政策协调尽早结束这场危机,使全球经济避免重蹈大萧条之覆辙。

  自从本书出版以来,摩根三大公司发生了不小的变化,中译本再版序言已有说明,此处不再赘述。唯摩根士丹利添惠又去掉了“添惠”的后缀,恢复原名。无论发生什么变化,摩根的名称始终保留并处于重要的位置。就拿摩根和大通银行合并为例,大通也是老牌银行,其资金实力要比J.P.摩根大得多,但是两公司合并之后还是冠以摩根的名称,彰显了摩根品牌的威力。摩根这个历经风雨冲刷而毫不褪色的品牌,自然又增添了一抹神秘色彩。

  自从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发生以来,华尔街陷入有史以来最大的困境。在这场金融海啸的猛力冲击下,一些百年老字号金融机构轰然倒下,或被迫破产,或被兼并。那么,摩根的命运又如何呢?

  先说摩根大通。在美联储的支持下,摩根大通收购了濒临破产的贝尔斯登。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这个过程是占据各大新闻媒体头版头条的消息。摩根大通在这场金融海啸中是少数抗风险能力强,比较轻松过关的金融机构之一。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吉米•戴蒙(Jamie Dimon)及其团队的正确把握十分关键。戴蒙的管理风格向来被称为是笛卡尔式的精辟分析和激励群情的领导艺术的结合。他是最早觉察住房次级贷款存在巨大风险的少数金融家之一。在2006年10月,当很多机构还在津津乐道地购买次级债的时候,他就开始和手下一批得力的助手一起,果断中止这项业务,迅速作出战略调整,远远避开了这股祸水。在吉米•戴蒙执掌下的摩根大通,再次展现了“摩根”这个名号所代表的市场洞察力、经营谋略和规避风险的能力。戴蒙当然也有失误,但是相比其他银行,摩根大通的损失要小得多。当时有不少员工不明白为何要放弃这种获利颇丰的业务。其实,我国古代先贤早就告诫过:“砥厉名号者,不以欲伤行(《史记•鲁仲连邹阳列传》)。”

  再说摩根士丹利。坦率地说,摩根士丹利经受了一场严峻的考验,暴风雨中几经晃动,但是,最终还是站稳了脚跟。麦晋桁(John Mack)在摩根士丹利和添惠(Dean Witter)合并之后出走,曾一度掌控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四年前回到摩根士丹利,重新搭建班子。在这场金融海啸中,摩根士丹利和高盛是华尔街仅存的两家投资银行,以后将兼营商业银行业务,从而不再是纯粹的投资银行。摩根士丹利能躲过这次劫难,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麦晋桁的丰富经验、处事能力和广泛人脉。麦晋桁不失时机地调集资金,采取一系列举措,降低风险,努力改善公司的资产负债和资本状况。在他领导下的管理部门大幅降低杠杆比率,压缩总资产,并且通过筹集美元一级资本,进一步加强资本状况,到2008年底,已大大提高了其资本比率,达到了本行业最高水平之一。最近,摩根士丹利宣布将和花旗集团共同组建一家行业领先的财富管理公司,由摩根士丹利的全球财富管理集团和花旗旗下的美邦合并而成。新建立的合资企业将被命名为摩根士丹利美邦,摩根士丹利拥有主要控股权。

  从去年下半年以来,美欧诸国不断传来一些金融机构行将倒闭的消息,若不是有关国家政府出面纾困救助,不少金融机构很难逃脱像雷曼兄弟那样破产的结局。金融危机至今尚未见底,前景仍然扑朔迷离,难以预测。不过,至少可以这么说,这两家摩根公司顶住了这场金融风暴。

  金融海啸暴露出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现有监管体系的关键盲点和重大缺陷。银行、证券和保险业务的监管体系割裂管理,疏漏、繁复低效。在这种情况下,任何一个监管机构都无法掌握有效监管大型多元化金融机构的全部信息,现有的监管模式也不可能对不同金融机构从事的相似的经营活动、提供的类似的金融服务产品进行有效而统一的监管,确保整个金融体系的安全运行和持续稳定也就无从谈起。痛定思痛,国际社会包括金融界业内人士都感到,加强全球化经济条件下的监管体系,刻不容缓。面对西方世界频频发生的经济丑闻、欺诈、庞氏骗局等,人们不禁要对西方企业标榜的崇高的“行业自律”精神打上一个大问号。华尔街被视为金融灾难的渊薮,成为众矢之的;不少高管贪得无厌和狂妄自大的行为,遭到严厉的谴责。在扭曲的所谓激励机制下,丧失了起码的职业道德的管理者和从业人员一心疯狂捞取巨额薪酬,而置公司的长远发展于不顾,致使广大股民特别是小股民惨遭损失。毫无疑问,对金融机构强化监管,无论怎么强调都不过分。

  我又想起摩根创始人当年提出的经营理念:以第一流的方式,从事第一流的业务。良好的公司治理,管理层和员工高标准的行为准则,确实是一个公司成功运作的关键。当年摩根确定这个座右铭,无非是从公司本身的利益出发,建立信誉,吸引客户,以期“创业垂统,为可继也”《孟子•梁惠王下》。何况今天的企业——无论是国有企业、上市公司还是私营企业——还应当履行应有的社会责任。从长远讲,只有那些摈弃急功近利的心态,保持高度职业操守和社会责任的企业,才是真正有生命力的。这就是为什么在同样的监管条件下,有的公司唯利是图,违规运作,终于在劫难逃,而有的公司则坚持合规操作,稳健经营,处惊不怵。因此,对于任何一个企业而言,必须首先加强公司治理,控制风险,这样才能做到“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台”。这就是我们常说的外因是条件,而内因才是主要因素。

  中国改革开放已经三十年了。中国经济与海通波,既能获益于全球经济大洋的巨大资源,又难免经受变幻莫测的风浪的冲击。中国的金融机构在这场大风大浪中能稳住脚跟,得益于改革开放。这是国人的共识。它山之石,可以攻玉。无论是监管制度还是公司治理,多年来我们勤于向他人学习,取得了长足进展。世界上没有尽善尽美的体系,一切都得不断改进。现在,彼岸失火,此岸当引以为戒。《百川学海》有言:旧书不厌百回读,熟读深思子自知。这次再版之际,在全球金融海啸的背景下,我又翻阅了有关章节,想到不少新问题,得到很多新启示。

  上次再版时,我对全书作了一次系统的校订。这次本想再作润色,无奈公务繁忙,日不暇给,译文仍待改进之处,敬请读者明示。

                                                                   金立群

                                                                2009年3月12日于北京

  

点击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
评论

图书推荐

网站地图